Tags: Winter mood.

傳統洋裁,流行剪裁。

最近親戚遷居宜蘭過著閒適的隱居生活,台北的老家便留下年輕時期學習洋裁的筆記與當時日本洋裁雜誌沒處理。所以,農曆新年收到最令我動心的,不是厚厚的紅包,而是接收一大疊的舊書。

小心翻閱著脆弱泛黃、水漬斑駁的洋裁書籍,心想內頁刊登的款式其實在四十年後的現在,仍舊流行:Chloé  Hannah MacGibbon 在這幾季的系列裡,就把這種六○年代柔美灑脫的中性風格發揮的淋漓盡致。 這就是流行的輪替。(下圖左為洋裁雜誌內頁;下圖右為 Chloé 2010 早春款式)

 

在這疊書籍,還意外發現親戚的朋友留下的一本筆記,內容盡是鉛筆書寫娟秀的日文,來紀錄重點及繪製服裝版型。筆跡淡褪,卻依舊感受到對這本筆記細膩保存的用心。

 

在那個年代,許多家庭主婦,到私人開設的服裝補習班學習縫紉與打版技巧。除了省錢幫家人偶爾做衣服之外,也為貼補生計,在自家開設個人工作室替人訂做。量身訂製一直是種個人貼心的服務。想像一下在溝通,挑選布料及款式的過程,同時自然而然的就會閒聊家常事,而逐漸建立起一種介於家人及朋友的親近情誼。

隨著百貨零售業與量產成衣的興起,這樣的傳統產業就被銷售員跟華麗的百貨與購物中心取代。如今,服裝試穿合身可以買了就走,是上網在幾分鐘交易中獲得的戰利品。 更不談首飾配件這些不須要試穿的產品,琳琅滿目的正牌與山寨版任選,種類與數量繁雜豐富到可每日更換不同款式。服裝像得來速一般,迅速便捷,立刻飽足,卻很難建立深刻的情感。

除了功能性之外,服裝也是體驗與傳遞一種回憶與想像。就像 cosplay 一樣,當穿上某種風格的服裝,就像是被附身一般,突然擁有那件服裝或是配件的個性。Coco Chanel 解放線條的那一剎那,女人才知道自己也可以像男人一樣穿著馬褲,自由奔放的乗馳在草原上。仰賴整體服裝搭配,來營造出獨特的幻想與個性,是件很神奇的事。打版時稍微一個不同的角度及方式,筆挺的西裝袖就變成甜美的澎澎袖;裙長蓋膝或膝上,性感與端莊便游刃在幾寸之間;眼線筆稍微勾勒不同角度與弧線,眼神就能嫵媚或頹廢。就在瀏覽這些洋裁書同時讓我想起 McQueen。受過專業正統的裁剪縫紉訓練的他,以至於往後經營同名品牌的生涯裡,能精準落實天馬行空的想像。與其爭論他的設計是否符合市場,倒不如學習欣賞他對服裝澎湃的熱情與細膩的要求。感謝他,讓我們徜徉在一場超現實的美夢。

服裝就應如此給人深刻的感受,不只是製做上的用心,服裝也連結了對人、對時代、對環境的情感與歷史的回憶。無論是高檔或平價、奢華或極簡、流行或過時,服裝都值得欣賞、疼愛與珍惜。

Chloé 2010 早春款式圖片來源 :: Style.com

訂製奢侈。

不時有人問我,為什麼是做服裝訂製而非成衣系列設計?


首先,成衣品牌通常要規劃一季約莫三到五百款的服裝,讓工廠的樣品師及從業員大量生產著數以萬計的服飾(許多國家從事成衣生產代工的從業員,多是女性甚至是未成年兒童,並在資方積欠工資的狀況下日以繼夜的生產服裝,來供應其他開發國家市場的需求);接下來,看著百分之六十上架後不會馬上賣出去的商品,從會員九折,再配合週年慶等大小活動,逐漸清倉下殺到一折拋售,最後再將剩貨丟進滿是庫存的倉庫,不然就是運送到第三世界落後國家以淌血價販售;下一季要再發揮巧思怎樣把上一季沒用完的布料融入新系列,幾季下來,對服裝設計的態度就從熱情變成冷漠。服裝本身,也只殘酷而冷淡的變成另一項換錢的商品。


為了個人訂製,去布料市場選購正好需要的布料後,我的腦袋正要開始一連串邏輯推理:選擇什麼樣的膠襯、鈕釦、拉鍊、裡布等副料,才能符合客人及服裝款式的需求,並融入自己的觀點。在不同的地方取得這些材料之後,回到工作室,便要依照丈量的尺寸跟公式,開始打版,當然這當中,也得憑經驗根據不同的款式跟體型做微調。打版的同時,剛買的布料得預先過水晾乾,以防在接下來的製做過程或完成時變形或掉色。 而後,師傅便會親自從裁剪版型到車縫完成一手包辦。在作品完成前,還會先做好未完成的胚樣讓客人試穿,進行細部尺寸的調整。衣服完成再經過整燙,才能將成品安心的交給客人。


事實上,過去阿公阿媽的年代,就是體現了訂製價值的時期。我想應該跟我差不多年齡的同輩,周遭一定也有這樣的長輩親戚;我的外婆自學裁剪跟縫紉,自己去買布料,用丟棄的報紙打版,踏著老式裁縫機車縫,為的就是幫自己的小孩做新衣。外婆曾經說過當我媽媽及阿姨們小時候穿著獨一無二的衣服去上學時,別的同學或是老師都會稱讚一番。在不會跟別人撞衫的情況下,小孩的衣服除了自然的展現個人的美感,還可以繼續保存給兄弟姊妹穿,延續服裝的生命。追求奢侈,其實也就是尋找一種溫暖、幸福、真切獨特的個人感受,那並非金錢可以來衡量的;針對不同的款式來採買布匹的尺寸,剩布更可以再利用製成小布袋等生活雜貨用品,不過度浪費的做法,其實更因應現在環保的理念。


這樣的手感經驗與溫和對待自然的過程,是種奢侈,不自覺中也經歷及培養美感。


熟悉精品行業的人便知,為了一只愛馬仕(Hermès)的訂製凱莉包,即使訂價極高,還要癡等到天荒地老,許多人仍趨之若鶩。接到訂單,光等皮料完全讓工匠處理到可以開始製作皮件,就要個把月的時間,況且,此時還有很多訂單在排隊。等製作的材料到手,師傅便默默的一個人從裁版到縫製,完成你的訂單。不像成衣大量製作的生產線,A員縫領子,B員縫上領子到衣身,再讓C員縫上袖子,這中間師傅並不會假手他人製作。師傅或許一個人就這樣聽著他喜歡的音樂,仰賴他多年專業,平心靜氣的從內到外手工縫製完一整個凱莉包。就這樣,一個月他也就只縫幾個凱莉包而已。


如同慢食(Slow Food)一般,這種等待就是種訂製,是訂製屬於自己的奢侈。


真正的奢侈,不是在於為了比較和贏得身分地位,而花了多少錢盲目的買名牌服飾,開頂極名車,上高級的三星餐館囫圇吞棗的食用昂貴的食材,這樣,其實只能說是追求奢華的生活模式。奢侈,其實不分富貧,是單純愉悅去體驗一種美感的經驗,它教我們如何去欣賞或尊敬你所觀察到的事物,教我們去選擇對的與適合自己的物品,並用心感受一些微小卻能讓你感到幸福的人事物;即便是一名店員、一杯咖啡,一把蔬菜,或是一顆鈕釦與一段縫線,都牽引了許多人的用心、努力,跟美學涵養在裡面。


當我們開始學習去留意欣賞並用心接納這些平時忽略的細節,才真正擁有自己專屬訂製的奢侈、更是奢華的心靈與眼界。